beat365 > beat365亚洲官方 >
名称叫众筹?区块链能给众筹什么变革?

图片 1

最近公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药神)受到市场热捧。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天该影片已斩获18亿,连续7天第一。

众筹和区块链都是金融科技的组成部分,比特币初创企业用众筹

11月14日,当代东方发布关于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被司法冻结,申请冻结金额1.05亿元。

对此,有读者对记者表示,药神结合区块链可能会诞生更多让大家泪崩的电影,而且这种模式可以复制到包括电影在内的文娱产业,会让整个文娱市场爆发出洪荒之力。

的方式募集资金,众筹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都是必然出现的趋势。

此前,当代东方从2018年11月开始,陆续发布银行账户冻结公告,包括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内,共23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众筹(Crowdfunding)是这样一种实践,它通过向很多人募集资金的方式来为一个项目或者企业提供支持。现在,众筹大多是通过互联网中介来进行的,是传统金融系统之外的一种替代金融形式。众筹有3 种类型的参与者:项目发起人、项目投资人和众筹平台。

截至目前,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全部处于冻结、轮候冻结状态,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被分掉的票房

向大众募集资金的筹款方式古已有之。最早的“众筹”多为募捐性质,比如僧侣向信众募集修建寺庙的资金。1884 年,为了修建美国自由女神像,新闻家约瑟夫· 普利策(Joseph Pulitzer)从12. 5 万人那里募集了超过十万美元的资金。现代意义的众筹正是在新时代的技术条件下开的老树新花。如今,众筹已经成为正在蓬勃发展的金融科技(FinTech)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方式和覆盖的领域都在不断发展。

截止至11月14日,当代东方到期未清偿债务共计5.1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比例高达92.55%;此外,由于当代东方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若2019年公司经审计净利润为负,则存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药神现在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8亿元人民币,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增长,超过30亿元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有人可能觉得,制片方大赚了一笔。

笼统地讲,众筹可以分为回报型众筹和股权众筹。这是一个在快速发展中的领域,有很多种细分方式。

2019年前三季度,当代东方实现营业收入3.6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1.37%,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900万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But,记者想说,制片方最后拿到手的钱可能较为有限,这30亿还要挤出一大桶水。

回报型众筹也称为产品众筹,是企业通过预售一种产品或服务的形式,来为业务的开展筹集资金。这种众筹形式不需要借债或付出股权。股权众筹的投资人通过付出资金支持换回公司的股份,通常进行股权众筹的公司都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

截至三季报,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76亿股,质押1.76亿股,冻结1.76亿股,质押和冻结比例为100%。

一部电影的利润获得途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式:

众筹作为一种互联网金融的融资模式,具有门槛低、项目多元、注重创意等特征,相比于传统金融渠道,众筹的效率更高。2012 年,美国通过JOBS 法案,为众筹扫清了法律上的障碍。目前,众筹正在以超高的增长率不断发展,自身的规模与日俱增,所发挥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

在这种情况下,此前的10月30日晚间,当代东方披露了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称,公司控股孙公司北京当代云晖科技有限公司以人民币26.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自然人刘建国持有的北京天弘瑞智科技有限公司40%股权。天弘瑞智剩下的60%股权,则由合伙企业聚力必成和合伙企业晟世众合分别以人民币20.1万元的价格,从自然人王璐手中收购。

票房分账

据Massolution 的研究报告,众筹市场连年保持超高的增长速度:2013 年,全球众筹市场规模为61 亿美元,2014 年达到167 亿美元,2015 年达到344 亿美元。其中亚洲也是众筹很活跃的一个区域,2014 年,众筹增长320%,达到34 亿美元。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在创作过程中,就部分采用了众筹的方式。

当代东方称,天弘瑞智是一家构建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及区块链等新型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应用场景的公司。这是当代东方第一次在公告中提及“区块链”字眼。

版权收入

传统众筹的缺点

那么这次进军区块链的当代东方是否能逆转目前的财务困境,浴火重生?我们来分析下区块链对于传媒业的作用。

政府补贴

在传统的众筹服务中,需要众筹平台作为可信的第三方来运作众筹活动。目前国外较为知名的众筹平台有Kickstarter、Indiegogo 等,国内则有众筹网、云等等,京东、淘宝等巨头企业也发起了自己的众筹平台。

1. 区块链版权交易,原著作者利益最大化

行业补贴

通常,项目支持者先将资金转到众筹平台账户,当项目筹集的资金达到目标数量时,平台将资金转到项目发起人账户;当项目筹集的资金没有达到目标数量时,表示发起项目失败,平台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

版权IP购买成为近年来中国影视圈最热门话题。影视公司花下重金购买知名IP,并对IP进行电影、电视剧、动漫、游戏等全产业开发,让IP发挥最大商业价值。若是没有明确其他股权收益说明,作者往往和影视公司的版权交易为一锤子买卖,也就是作者一次性拿到版权交易费用,而IP更多的商业收益属于购买了版权的影视公司。目前国内已有版权智能交易平台,作品影视改编、动漫游戏等任何版权交易,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随时跟踪查询,并从每一笔版权交易中获得自己的收益。而在区块链版权交易中,作者可以在各个分销环节获得收益,最大程度的拓展了自己受益范围。从而有效使得公司确定先权,把版权的利益最大化的发挥出来。

商务合作

在众筹过程中,资助者需要确认他们的钱投到了项目发起者所说的目标上,而项目发起者需要确保所筹资金到账。众筹平台是这个关系的中间人:它连接两者,促进两者建立关系,但实际上不承担更多的受信责任,并不能保证资助者的资金被合理的使用。不管是项目发起者,还是众筹平台本身,他们的行为都无法做到彻底的公开透明。众筹平台能够生存的主要原因在于人们的信任。这种信任是以什么为基础的呢?细读一下Kickstarter 的使用条款,你会发现一句令人担忧的话:“公司不能保证用户提供的有关他们自己、他们的活动和项目的数据、信息的真实性”。Indiegogo 在使用条款中也有类似的表述,称“Indiegogo 对你们没有受信责任”“Indiegogo 不保证筹资将会如项目发起者承诺的那样使用,不保证项目发起者将会提供特别优惠,不保证项目将会达到它的目标。对于项目的质量、安全、道德性和合法性,优惠及捐助额,以及在服务平台上发布的内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Indiegogo 也不作保证。”而且,众筹平台作为中心化平台的第三方,本身就存在较高的信任成本。仅仅在2015 年,国内就有43 家众筹平台停止运营或者倒闭。

2. 区块链众筹,影视项目最新募资方式

其中,票房分账占据影片总收入的80%左右,剩下的其他方式仅能赚点小钱。可在占大头的票房收入中,最后制片方能够拿到的也只有一小部分。

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不可能消灭人类的失信行为,却可以通过本身公开透明的特性,降低众筹过程中以及后续资金使用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水平,降低人们的信任成本。由于区块链可编程的特点,未来还可以在众筹过程中内置智能合约,这样就能真正做到资金的专款专用,让投资人没有后顾之忧。

在非区块链众筹项目中,很多众筹平台往往会收取5%到15%的服务费,也就是说只有80%左右的费用最终被用到项目中,收取的服务费会用于众筹平台的运营,或是众筹平台以同等的资金体量入股到项目中。

一般情况下,影片所有票房收入计入电子售票系统,数据统一汇总到中国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办公室(简称专资办)。以专资办的统计数据作为各方分账的依据。(PS:这里小票更正一下,最终片方结算所使用的数据,为中数所提供。)

另外,对于股权众筹而言,股权的高效流通可以提高用户的活跃度和股权的价值,然而这在传统的模式下是做不到的。

影视项目区块链众筹的最大优势最大就是,全部的募集资金都会用于到影视项目的制作,投资人可以明确看到自己的资金去向与最终收益。区块链众筹可以将更多的资金用于项目的制作中,非常有利于年轻导演的创作与发展。且节省财务支出,优化影视公司财务体系。

所有影片收入首先缴纳3.3%的特别营业税,及5%的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剩余的91.7%认定为一部电影的可分账票房。

众筹是区块链技术最直观的应用领域之一。最原始直接的方式就是以类似于比特币的数字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在很多已经发生的数字货币领域的众筹案例中,比特币是最受欢迎的支付手段。比如以太坊2014 年就众筹了30000 多个比特币进行研发,当时这些比特币的价值约合1800 万美元。

3. 区块链营销体系,挑战传统营销发行模式

可分账票房中,电影院及院线提留57%,中影数字提留1-3%的发行代理费。剩余的40-42%归于电影制片方和发行方(大部分情况为40%)。

区块链众筹的解决方案

简单来说就是导演以及相关投资方要求影视公司提供更加详细的宣发费用支出明细。其实,若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电影发行体系,因为区块链技术将会把每一项费用标注明细,包括导演、出品公司、发行公司等能够共享每一块钱的支出与收益详情。当然,区块链技术在影视产业的应用将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所有的设想都只是探索。但是会让每个影视参与人员看到营销财务明细,减少中间纰漏的发生。

影片的发行方会收取归属制片发行方部分票房的5-15%作为发行代理费用。即为可分账票房的2-6%作为发行代理费。

众筹和区块链都是金融科技的组成部分,比特币初创企业用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众筹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都是必然出现的趋势。随着两个领域的互相融合,会有越来越多的众筹活动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的众筹平台来完成。

4. 区块链上映体系,多元化影院的建立与选择

很多情况下,发行方预付影片的宣传发行费用,这时发行方会收取12-20%的代理发行费。

在区块链上可以发行货币,在不需要中央权威的情况下确定货币的所有权,类似地,区块链还可以承载任意类型的数字资产。因此,根据每个人支付的资金的多少来发行相应的代币是在区块链上实现众筹的方式之一。理论上代币可以对应任何众筹的标的,可以是某个活动的入场凭证,也可以是未来某款产品或服务的使用权,甚至可以是一个定制版的“谢谢”。当然,这种代币最常见的形式还是作为投资某公司或产品,并获得收益的凭证。

点播院线平台每年票房上百亿,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影视版权系统,将会使更多点播影院合法的专业化运营。由于传统影院是个公共场,而年轻观众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私人化的消费体验,点播影院的兴起将会满足年轻观众的观影需求,从而创建互联网时代新型观影模式。

如果发行方承诺发行保底、买断发行、预付制作费用等方式,将收取更高的发行代理费用。

这种代币同时也可以视为一种在区块链上发行和流通的加密股权(Crypto- Equity),一种有别于传统股权的投资方式。这种加密股权有多种可能,可能是公司发行的合规股权,但是不选择传统的股票交易所,而是以区块链作为“可供选择的交易系统”。它也可能是不代表发行方的股权,但是可以作为分红凭证,使持有者从公司的发展中获得收益。

点播影院现在很大的一个痛点就是无法获得正版影视作品播放版权。随着区块链技术对版权的有效保护,艺术片、纪录片等多元化影片都将可以在点播影院进行随时放映,非常有利于国产电影的多元化发展。

部分影片同档期处于竞争劣势,出于增加影片排映场次的目的,给影院及院线承诺票房返点。返点一般占到可分账票房的3-5%。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依托区块链技术的众筹必然会发展出更加丰富的实现手段。

区块链虽然不能有效的改善当代东方的财务体系,浴火重生,但是如果彻底贯彻的话一定可以优化当代东方财务体系,营销系统,让当代东方扭亏为盈完全不是空谈,从而有效的避免退市的风险。

制片方回收的票房回款公式为:1*(1-0.033-0.05)*40%*(1-0.1)=0.33为一般情况下的制片方分账。

区块链众筹的优势

以上情况为例,一部最终票房1亿的影片,回收的票房回款为3300万左右(地区不同,会有较大的浮动)。

区块链技术将给众筹带来深刻的变化,它能够使众筹更加容易发起、管理,也能增加众筹市场的透明度和稳定性,我们甚至可以说,区块链会给众筹创造新的标准。

也就是说,倘若药神票房是30亿,最后回到票房也就10亿,然后制片方内部再具体分钱。

①低费率:使用数字货币进行众筹,可以节省交易费的支出。发起者可以抛开传统的众筹平台,采用区块链协议发起、管理众筹项目,而不再需要给第三方平台和传统的货币系统支付手续费。

So,说了半天,区块链怎么来提高收益呢?

②容易流通:采用发行代币的方式进行众筹,众筹的支持者可以快速、简单地将代币赎回,也可以与其他人进行交易,兑换成其他的数字货币,这相对于任何专有系统,都是一个显著的优势。

区块链释放药神之力一:ICO减少代理费

③透明的规则和审计:当投资者使用基于区块链的代币支持了你的项目,这笔支付就留下了永久不变的公开记录,这个记录不能被篡改,也不会因为技术原因丢失。这些资金的事后使用情况也同样保存在一个任何人都可以获取的公开透明的账本中。这些特性本身就提供了传统支付手段和事后审计所不能达到的信任水平与安全水平。

从上述分账方式中,我们可以发现,一部影片制片方之所以最终获得利润有限,是因为众多的参与方分掉了其中的利润,它们为电影的制作、宣传、放映提供了资金、服务。

区块链的优势不仅在此,比如使用智能合约还可以保证:如果你没有达成预定的目标,资金可以自动退回到支持者的账户。这些都不需要第三方提供信任,不需要给第三方支付手续费。

其中,针对于电影项目制作所需要的资金方面,区块链就可以提一个新的融资渠道ICO众筹。

区块链众筹的挑战

那么问题来了,区块链众筹有啥好处呢?

区块链众筹目前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两个方面。

首先,电影制作方不用担心资金问题,融资周期更加快速、成本更低,而且在影片发行过程中更具有主导优势。例如像发行方承诺发行保底、买断发行、预付制作费用等方式,将收取更高的发行代理费用这类现象,将会大大减少。

一是进行众筹的载体(区块链)还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区块链的标准并不统一,不同区块链还难以互联互通,这种割裂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区块链众筹的优势。同时,区块链众筹本身的标准、模式也处在探索阶段。

其次,在非区块链众筹项目中,很多众筹平台的往往会收取5%到15%的服务费,也就是说只有80%左右的费用最终被用到项目中,收取的服务费会用于众筹平台的运营,或是众筹平台以同等的资金体量入股到项目中。

二是现实法律的支持。各国对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立法与监管并不同步,但立法落后于实践的发展是一个整体特征。现阶段,我们应该积极实践和探索,完善区块链众筹的相关标准,而最终获得法律的支持,则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再者,全部的募集资金都会用于到影视项目的制作,投资人可以明确看到自己的资金去向与最终收益。

很多有想法的年轻导演可以通过ICO众筹的方式解决资金困难,让他们更加集中精力于电影创作的本身,而不是把精力花费在四处找钱的过程中。这对培养我国新生代导演的意义,你说大不大?PS:14亿中国人就那么几个知名导演,供需严重失衡啊。

区块链释放药神之力二:粉丝经济增强与观众利益绑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