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t365 > beat365亚洲官方 >
亮剑虚拟币!多地监管岀手 币安、波场官微被封 数字币集体奔逃 比特币跌破7000美元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来源:财经网

原标题:叫嚣双11暴富100倍!区块链热潮下币圈乱象调查:空气币、拉人头、割韭菜,山寨“交易所”群魔乱舞

近日,上海,北京,东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监管纷纷“亮剑”,对数字货币交易相关活动进行摸底排查。与此同时,币安,波场官方微博被封。此外,北京警方近日一举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币市),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诈骗,这是币圈首个虚拟货币交易所全员被端案例。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币圈抓捕潮才刚刚开始。”

摘要:对于交易所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种‘炒短线’的模式不利于增强用户粘度。到最后只能和FCoin的交易即挖矿一样昙花一现。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受消息影响,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特币价格已经暴跌至6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跌破7000美元,最低跌至6790美元。

凭借着疯狂上线“妖币”和“拉人头”,Biki以“黑马”之姿硬生生地从格局已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格局中夺下一块蛋糕。

尽管区块链技术≠虚拟币。然而却有不少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行发币之事,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与此同时,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开始复燃。

此前,证券时报记者深度报道了币圈交易所发币乱象,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网等多家媒体也聚焦区块链乱象,呼吁投资者警惕数字货币骗局。

SimilarWeb数据显示,BIKI的流量仍在持续增长,而同为今年走红的抹茶的流量已经出现下降趋势。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以下简称“Biki”)为例,其靠着类似拼多多的模式,狂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经上线各种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市场上不少数字货币交易所都开始减少宣传,并且在社群里告知群成员最近要低调。不仅如此,还下架了一批山寨币,这意味着这些山寨币投资者的资产瞬间归零。“我们报警了,但是受骗人都分散在全国各地,警察也不受理。”有炒币者向记者表示。

biki和MXC流量对比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了解,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是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

数字货币集体暴跌,比特币最低跌破7000美元

BiKi商务副总裁唐诗近期公开表示:“我们现在整体的情况,在CoinmarketCap、Mytoken、非小号全球排名前20,截至10月初,BiKi上线的项目有200个币种250个交易对,注册用户在147万,日活用户在13到15万左右,这些是活跃用户,每天的交易用户在1.5万左右,整个平台比较活跃的用户累计在20多万。”

空气币卷土重来

在过去24小时,数字货币上演集体暴跌。币安行情软件显示,比特币最低跌至6790美元,为6个月来最低水平,截至记者发稿,比特币价格报7244美元,24小时内跌410.63美元,即一枚比特币就蒸发了人民币2874元。

在不到一年多时间里,BIK在用户规模、收入、平台币价格、上线交易对数量还是市场名气方面,都获得了几何式的增长。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 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据信息与交易平台CoinMarketCap.com统计,市值排名前十的数字货币周五集体下跌、惨遭血洗。

投资者李倩向财经网(博客,微博)-链上财经表示:“Biki的流量做的很成功,现在已经稳稳地跻身交易所行业第二梯队。”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他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

清剿大行动!虚拟币“净网”持续中

而Biki的“走红”毁誉参半,一些人盛赞Biki是最具投资价值的新锐加密货币交易所,另一些投资者则称它是韭菜收割机、“空气币”造星工厂。

该交易所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币超过150种。

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抬头迹象。一些企业以“区块链创新”名义,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以“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等为由,发行“xx币”、“xx链”等形式的虚拟货币,募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资产;为注册在境外的ICO项目、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提供宣传、引流、代理买卖服务等,甚至出现个别非法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发行或推广法定数字货币、打着“法定数字货币”噱头骗取投资人钱财。

‘九四’之后的出海者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每天都会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这一周的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1个新币上线。

11月10日,证券时报记者对这些币圈乱象进行深度报道,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网等多家媒体也呼吁投资者警惕数字货币骗局。

BikiCoin成立于2018年6月,总部位于新加坡,是一家全球性的数字货币交易服务商。

而这些新上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非常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价格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近期上海,北京,东莞,深圳,杭州,河南,内蒙古等多地监管也纷纷“亮剑”,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相关活动进行摸底排查。

目前,Biki在CoinMarketCap中排名为第19位,仅次于火币全球站,且排名在OKEx之前。它的平台币Biki从0.015USDT最高增长至0.1488USDT,涨幅近10倍。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倒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1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通知称,自治区联合检查组赴部分盟市,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

biki coinmarketCap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所谓公链,即链条上所有节点向公众开放,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检查的主要内容是,重点摸清与实体经济无关、规避监管、能耗较大,以“大数据产业”为包装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刚刚诞生一年的BIKI并没有经历过“九四”风暴,这也让它依照着币安的“出海”模板顺利创立。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来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

区块链行业研究员李刚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九四之后,很多小交易所都照着币安的模板,将公司服务器架设在海外,交易所在国外注册,同时在国内注册一个合规的公司进行运营,但实际上这是在中国的法律边缘打擦边球。”

而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 “空气币”。

《提示》明确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Biki交易所的国内注册实体为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李秋,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李秋为实际控制人以及最终受益人,持股100%,Biki的创始人李显冬Winter任监制。

Biki CEO李显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

事实上,几乎所有在国内运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服务器均位于海外,也在海外注册了壳公司。严格来说,它们都属于“外埠交易场所”。

而最近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间接地证实了BIKI实际上在国内运营这一点,办公地点基本都在北京。

(图为李显东的朋友圈截图)

11月14日,在上海互金整治办的牵头下,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介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的走势来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通知显示,这次整治的重点是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包括虚拟货币交易、发币和募资,以及为注册在海外的交易所提供宣传、引流等。根据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辖内各区互金整治办将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并于11月22日前完成该项工作。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招聘信息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的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并通知各区整治办、前海管理局、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市公安局经侦局、市通信管理局等单位共同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九四文件明确规定,任何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VDS在白皮书中是如此介绍自己,VDS所做的是在分布式匿名节点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互联网,这将引领我们去往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V-Dimension(五次元空间)。其项目理念就是通过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乃至思想自由从而实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

据悉,此次行动将重点排查三种活动:一是在境内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或开设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二是为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提供服务通道,包括引流、代理买卖等服务;三是以各种名义发售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

2018年1月2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 ICO 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也明确指出,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公然写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的产品。

最新信息显示,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已通过灵鲲系统,摸排出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39个。